bbin安卓通用版

   
 
 
 
漫话东坡槐

BBIN通用版教师???? 杜红梅 孙润坤

  古城定州,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名胜古迹颇丰,有名的当属定州塔、清真寺、南城门、魁星阁、贡院、自来佛、雪浪斋、文庙等定州八景。而文庙中的两棵东坡槐,历经千年,却“干枯而枝绿”,更是令人称奇。《定州志》记载:“东者葱郁如舞凤,西者槎丫竦拔如神龙”,因此又叫“龙凤双槐”。
   北宋大家苏东坡,其诗、文、词、书、画,妙绝天下,名垂千古。诗词汪洋恣肆,清新豪健,开创豪放一派;书法取法古人,却能自创新意,充满浪漫;绘画与诗文相连,讲求“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善画竹石。在政治上恪守传统,有改革弊政之抱负,故仕途上坎坷多磨难,屡遭贬谪,历尽浮沉。东坡槐就是他被贬到定州时种下的。
   苏东坡性情耿直,直言谏君,不容于朝,而遭贬谪,成为定州知州,即刺史。他到定州后,留下了许多勤政爱民的业绩:整顿军纪,疏通民意,引进稻种,整编秧歌,植树造林,还在自己的前院(现在的定州文庙前院)种了两棵槐树。这两棵槐树,系苏东坡亲手栽种,因此得名“东坡槐”。更因为历经千年而不倒,广为传颂。
   在北方的树木中,苏东坡最喜槐树,这种树木质坚实,枝叶茂盛,夏季里花香满园,清雅宜人,冬季里耐寒抗雪,也许正象征了一代文豪苏东坡的风骨吧???
   来到文庙,进入前院,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两棵东坡古槐。停足古槐前,总感觉它们不是树,不仅仅是树,他们是饱经沧桑的智者,穿越千年,气度从容、高雅而富有神韵。他们并肩走过了千年风霜雨雪,相扶相携,充满了智慧和灵光。西者名曰“神龙”,挺拔高耸,气冲九天。岁月无情,躯干已显沧桑,被风刀霜剑剥蚀出枯痕,却神气依然,不由的感慨万分。东者名之“舞凤”,側枝极力向外舒展,静时若休憩,动辄状舞凤,展翅欲飞。
   东风近了,依旧是一片枯寂,寻不到生命的点点痕迹。不禁会担心:他们还好吗?
   过些日子,再去探望,就会惊喜地发现:他们已经抽出了新芽。接着,就好像忽然苏醒过来的精灵,已是满园芬芳了,芳菲过后,就是那浓得再也抹不开的绿,生命的绿,生命之音随风徐来。
   夏天转眼就到,东坡槐的活力一下子全迸发了,游龙上天,凤舞九寰,顽童似的,把所有的宝贝全拿出来,展现在人们眼前。一大片的绿,直接就长在枯干上,就像泼洒上去的。枝繁叶茂,形成一个绿的大大的伞盖,叫人留恋,赞叹不已。
   还没有尽兴呢,秋天悄悄地,把他们打扮得华丽,富贵,悠哉,游哉。冬天迫不及待地给他们换上银装,更似两个睿智的老人了,庄严,大气,冷静,从容。
   星转斗移,世间千载,游龙舞凤,呢喃细语,相互致意,在续说昨天的故事,在切切情语……说不完的话语,倒不尽的问候,千年的守护,千年的相伴,又岂是一语了的?有人来了,私语停了,不再言语,无需言语,静静地看这世间万物,虽然他们迈不开步,却也无需涉足。
据说,很多动物都能预知灾难的来临,而植物亦然。《红楼梦》中的晴雯香消玉陨时,海棠枯死。无独有偶,东坡槐在文革期间曾经枯萎,生命停止,好像不忍见到人世间的这场劫难。文革后,他们又苏醒过来,重新展开枝叶。原来一切生物都是有灵性的。 苏东坡不禁给予他们生命,还铸就了他们的精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