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安卓通用版

   
 
 
 
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教育价值论之三
任振焦

?

                                                                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教育的历史作用
????????????????
        回顾中华民族的发展历史,中华传统美德对人的教育作用是显而易见的。翻开我国的历史典籍,那些受到中华美德哺育而健康成长、成才,立德、立功、立言者比比皆是,足见其历史价值之可贵。
                                                    (一)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是修身齐家的行为准则
        在我国古代,人们崇尚的是君子,是大丈夫,而要成为君子和大丈夫的必要条件就是学习和继承中华传统美德。古代仁人志士的政治理想,是求取功名建功立业,治国平天下。而成人成才,创立功业的规律是“修、齐、治、平”。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要实现治国、平天下的远大政治报负,首先,必须从修身、齐家开始,为治国、平天下奠定良好的道德基础。孔子说: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要求人们每天三次反省自问,为人做事是否尽心尽力,与朋友交往否是否忠实诚信,老师传授的学业是否温习掌握见诸行动。孔子又说: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徒,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论语述而》“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省也。”“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论语·里仁》“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论语·阳货》修身就是这样一个不断学习,辨明是非,见贤思齐,就勤去懒,弃恶从善,自我反省,自我教育的过程,是一个不断完善自我,趋向高尚的过程。
        通过修养,端正了自身,也就有了齐家的资本。齐家就是处理好家庭的内外事情。家虽小,但与治国有着相同的道理。要创家业、理家财。对内,要协调好家庭中父子、婆媳、兄弟、姐妹、妯娌……之间的关系;对外要处理好与邻里、街坊、亲戚、朋友、乡官、里正等各种社会关系。对父母要施之以孝,尽到赡养之责,对子女,要施之以爱,教育其健康成长。对兄长要悌,对弟和妹要爱护,尽到帮助之责……无论是修身,还是齐家,都需要一定的思想、理论、道德作支配,都需要遵守一定的准则,而这个准则就是中华传统美德。
                                                 (二)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是治国理政的重要概念
       在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丰富的内涵之中,有相当一部分阐述了如何认识社会,如何认识自然,如何认识民众,以及处理好这些关系,治理好国家的原则和方法,为历代统治者和管理者提供了非常宝贵的治国理政经验。
        “制国有常,而利民为本;从政有经,而令行为上。”《战国策·赵策二》,治理国家有纲常,但对民众有利是根本;从事政事有规范,但按法令办事是最重要的。
        “太刚则折,太柔则卷,圣人正在刚柔之间”。《淮南子·汜论》。治国之道,如兵器一样,过于坚硬就会折断,过于柔软就会卷曲。大智大勇的聪明人治理国家恰好是严厉和宽厚相结合。
       “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易经》深谋远虑的人处在平安的条件下,要想到可能存在的危机,一切都完好无损的时候,不要忘记可能要丧失一切,面对井井有条的现实也不要忘记祸乱。这样,不仅自身可以平安无事,而且国家也不会有什么危机。
       “不量人力,令于人之所不能为,故其令废;使于人之所不能为,故其事败。”《管子·形势》,不估计人的能力,命令人们去做他们所无法做到的事,他的命令就等同于一句废话;派遣人去做他们无法完成的任务,他要做的事必然遭到 失败。
       “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论语·为政》,施行德政与善政,无为清静,犹如北极星一样稳居其位,众星都环绕着它。
       “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赡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悦而诚服也。”(《孟子·公孙丑上》)用强制的力量使人服从,别人心里并不服气,用高尚的德行使人服从,别人内心高兴,就会真心实意地服从。
       “官省则事省,事省则人清;官烦则事烦,事烦则人浊。”《北史·苏绰传》,国家管理机构中的官吏精明强干,办理事情就干净利落;办事干净利落,坏人就难于混水模鱼。官吏冗杂,简单的事情搞得很复杂,就会给那些贪官污吏提供贪赃枉法的机会。
       “古之善为政者,在得人而已,在求理而已!”古代善于管理国家的人,他的要领是善于发现和使用人才,是不断追求真理,修正错误。
       “定祸乱者,武功也;能复制度,兴太平者,文德也。非武功不能以定祸乱,非文德不能以致太平。”(李翱《论事疏表》)平定灾祸混乱,是武功的力量;恢复制度秩序,使国家安定和繁荣,是开明政治的结果。没有武力的威猛,就不能平定祸乱,没有德政开明的政策,就不能使国家安定繁荣。
       “赏当贤,罚当暴。不杀无辜,不失有罪。”(《墨子·尚同中》)国家应当奖赏那些德高贤能之人,惩罚那些罪大恶极之人,而且赏罚得当。不错杀一个无罪之人,也不放过一个有罪之人。
       “国家大事,惟赏与罚。赏当其劳,无功者自退。罚当其罪,为恶者咸惧。则知赏罚不可轻行也。”这是贞观元年,唐太宗李世民对臣子们说的,强调赏罚得当是关系到国家兴衰的大事。
      “不教而诛,则刑繁而邪不胜;教而不诛,则奸民不惩。”(《荀子·富国》),不进行教育,只依靠刑法惩处犯罪,即使法律制定的再复杂,邪恶仍然很多。只进行教育不使用刑罚手段,为非作歹的人就受不到应有的惩罚。教育和法制应相辅相成。
       “君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孟子·离娄下》),孟子认为,君臣之间的关系是互相的,要相互尊重,臣民不会无条件的忠于君主,崇拜君主。君主对臣民的态度决定了臣民对君主的态度。君公则臣忠,关键在君。
        历史上许多明君贤相及思想家都注意学习借鉴中华美德中那些宝贵的治国理政的经验,并在治国理政的实践中不断丰富和发展,创造了许多太平盛世和辉煌阶段。如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康乾盛世,等等。中华美德中这些执政之德或为官之德,至今仍是我们党和政府以及各级领导干部应当学习继承的宝贵政治财富。
                                                     (三)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是鞭挞邪恶的精神武器
        在中华民族的发展史上,始终是光明与黑暗同在,正义与邪恶并存。真善美与假恶丑始终是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的。忠臣贤相、忠义之士和正人君子常常拿起中华传统美德这个有力的武器,鞭挞那些佞臣奸贼、贪官污吏和势利小人,鞭挞那些假恶丑的社会不良现象。
        “不廉,则无所不取;不耻,则无所不为。”(顾炎武《冯道传论》)不廉洁,什么东西都可以据为已有,不知羞耻,什么坏事都能干得出来。“贪污者,必以廉介者为不是,趋竞者,必以恬退者为不是。”(《朱子语类辑略》),贪污腐败的人,一定认为廉洁俭朴的人是不好的;跑官要官、投机钻营之人,必然看不起闲适退隐的人。
       “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论语·述而》)道德高尚的人,整天心胸开阔,坦荡处事,光明磊落,无德的小人,整天心胸狭小,嘀嘀咕咕,患得患失,心神不安。
        我国古代的思想家和文人志士善于运用对比的方法,在赞美君子高尚品格的同时,揭露卑鄙小人的恶劣行经。
        “君子尚义,小人尚利;尚利则乱,尚义则治。君子尚德,小人尚力;尚德树恩,尚力树敌。“(宋代邵雍《君子呤》),“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君子以同道为友,小人以同利为朋。”
        “君子以道为乐,则但见欲之苦焉;小人以欲为乐,则但见道之苦焉。”(魏源《默觚》),“尚德行者,必恶凶险之类;务公正者,必无邪佞之朋;保廉洁者,必憎贪冒之党;有信义者,必疾苟且之徒。“(陈子昂·《答制问事》)崇尚德行的人,必定讨厌凶险一类的人;做事公正的人,必定没有不正派,善用巧言献媚的好朋友;保持廉洁的人,必定憎恨贪财好色的朋党;讲信义的人,必定憎恨做事草率的一类人。
       唐代诗人孟郊曾写诗《择友》,戳穿那些势利小人的虚假伪善的嘴脸。“虽笑未必和,虽哭未必戚。面结口头交,肚里生荆棘。”那些势利小人看样子虽然在笑,但心里不一定平和。表面上虽然在哭,但内心里不一定伤感。那种人表面和善,嘴里甜蜜,口头上想与你交朋友的人,心里却生长着毒刺。
       “谄人者自污,悦其谄而与之绸缪,则亦为其所污。”(李惺《药方》)献媚讨好别人的人,等于是自己玷污自己;喜欢别人献媚讨好,并且同他打得火热,也就被别人玷污了。
“人以言媚人者,但欲人之悦已,而不知人之轻已;人以言自夸者,但欲人之羡已,而不知人之笑已。轻而且笑,辱莫甚焉!”(李惺《药言》)用甜言密语讨好别人的人,只想别人喜欢自己,而不知道别人恰恰轻视自己;用大话夸耀自己的人,只想别人羡慕自己,而不知道别人恰恰耻笑自己。轻视而且耻笑,没有比这种羞辱更大的了!清代文人李惺以其辛辣的笔触直刺谄媚小人的龌龊心理和令人可憎的嘴脸。
        南朝时期梁沈约曾经撰文指出时弊:“肴馔尚奢,为日久矣。所甘不过一味,而陈必方丈。适口之外,皆为悦目之费。富者以之示夸,贫者为之殚产。众所同鄙,而莫能独异。若有不改,加以贬黜,则德俭之化,不日而流。”菜肴饮食崇尚奢侈的风气,时间已经很长了。自己喜欢吃的不过一样菜肴,但桌上必须摆满各种食品。除了满足口福的少数菜肴之外,其它的只不过觉得好看而已。有钱的人用这种奢侈举动夸耀财富,贫穷的人则为了赶时髦而倾家荡产。整个社会都追随这种庸俗的风气,而没有人有勇气提倡节俭的风气。这种奢侈浪费的不良风气如果不改变,就应该予以惩治,那节俭的良好风气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普遍流传。
        “桀用天下而不足,汤用七十里而有余;是乃用之盈虚在节与不节耳!”夏桀耗费整个国家的财物还不够用,商汤用七十里地的财物却有剩余;需用东西的够与不够,在节俭与否!这是唐代陆贽对无道之君夏桀奢糜之风的批评。
        “颠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绝句漫兴》),杜甫以物喻人,讽刺趋炎附势,随波逐流的小人。
        “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晚春》)韩愈以景喻人,讽刺那些无才无德的平庸之辈只会象杨花榆荚一样伴作雪花漫天飘飞。
        在我国汗牛充栋的古代典籍中,象这样用中华美德鞭挞邪恶的范例不胜枚举,为后人明辨是非,贬恶扬善,提供了发人深省的启示和有力的思想武器。